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河南製造:“從鏈到圈”進階時

作者: admin來源: 本站時間:2020-07-15
          中捷搖臂鑽床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製造業的重要作用、重要地位,特別是在去年視察河南時指出,要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把製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主攻方向”。
 
          門類齊全、總量靠前的製造業是河南經濟的一塊“長板”。我省製造業占全省GDP的三成,今年5月規模以上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7%,在應對疫情衝擊、帶動經濟恢複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疫情衝擊下,經濟全球化正麵臨產業鏈、供應鏈多點“梗阻”的新考驗。麵對新挑戰,河南製造業如何穩產“固鏈”?總書記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強調,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至關重要。
 
          當前,“六保”是中國應對各種風險挑戰的重要保證。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是“以保促穩”的著力點。河南把學習貫徹總書記在全國兩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與總書記視察指導河南工作重要講話和指示批示精神貫通起來理解,往心裏去、往深處走、往實處落。
 
          在全年時間過半、各項任務爬坡過坎、全省發展蓄勢跨越的關鍵節點,省委十屆十一次全會暨省委工作會議在鄭州召開。省委省政府深入貫徹總書記關於“把製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主攻方向”的重大要求,結合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重新審視河南製造業的發展方向。省委書記王國生指出,要千方百計穩定產業鏈供應鏈,打通堵點、連接斷點,持續固鏈補鏈強鏈,加快形成全產業鏈協同、全供應鏈融通的生態體係。
 
          河南把加快5G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培育數字經濟等戰略性新興產業作為參與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分工的戰略之舉,增創區域競爭新優勢。省長尹弘強調,總書記寄語尊龍平台,把製造業高質量發展作為主攻方向,切中了河南發展的要害。推動高質量發展,製造業是重中之重,亟須加快構建高能級產業體係。
 
          當前,第四次工業革命以指數級而非線性速度展開,全球製造業產業鏈朝著生態圈方向演進。如何疊加勞動力與資本、技術和市場等優勢,持續整合跨行業、跨區域、跨國界的各類要素資源,為產業鏈供應鏈注入新型“黏合劑”,助推製造業拾級而上?這是新形勢下河南參與全球產業鏈競爭和合作,必須回答的經濟命題。
 
          鏈條式分工協作——
 
          一個環節都不能“掉鏈子”
 
          焊花飛濺、機器轟鳴的生產車間,一輛輛宇通客車正在組裝、測試、出廠……從河南鄭州出發,駛向世界各地;往來運輸、晝夜通關的鄭州機場,裝載著食品、服飾、機器零部件的各類飛機起降頻繁,把商品分撥給國內外市場。
 
          作為新興工業大省,河南眾多製造企業是全球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今年春節以來,從疫情防控到複工複產,河南開展產業鏈“穩鏈”行動,以龍頭企業帶動上下遊配套企業協同複工複產,整體展現出快速的動員和調整能力。“確保複工複產,不是單個企業的事情,隻有上下遊企業都運轉起來,鏈條才能活起來,企業複工複產才有質量。”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廳長李濤說。
 
          突如其來的疫情,還是讓很多製造業企業感受到了來自“鏈條”的壓力。
 
          軸承,一度成為中鐵裝備董事長譚順輝最焦慮的事。複工複產以來,由於來自意大利、法國的供應商物流受阻,盾構機核心零部件軸承“斷鏈”,一度讓該公司陷入被動,訂單無法按期交付。經多方聯係采購,該公司篩選出數家國內標杆軸承供應商進行對接,選出可替代的軸承。
 
          壓力,總會倒逼企業思考與前行。危機之下,很多行業、企業開始了關於“供應鏈”的反思:任何一個環節都不能“掉鏈子”。
 
          更有彈性的企業才能生存得更好。不少“鏈條依賴型”的中小企業開始著手製訂“B計劃”,尋找可“進口替代”的供應商,完善產業鏈條。一些大企業更早感受到零部件“國際斷檔”的壓力,已經謀劃國內布局或加強對供應鏈的掌控。
 
          中鐵裝備總裝車間,一台裝有“中國芯”的國產盾構機正在勻速運轉,接受等效壽命試驗,各項技術指標穩定。“這是中鐵裝備與洛陽軸承的強強聯手,實現了盾構機核心零部件國產化的重大突破。”譚順輝說。這一次“鏈條”的重構合作,讓中鐵盾構的供應鏈“後備梯隊”半徑縮短到500公裏,洛陽軸承的供應鏈也順勢延伸至盾構機國際市場。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金碚說,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會加速全球供應鏈重構,並推動全球產業鏈格局調整。抓住機遇,提升河南製造競爭力,是當務之急。在金碚看來,疫情如同一次對河南製造業的全麵“體檢”,可以更好發現各個環節的“長”與“短”,通過固鏈、補鏈、強鏈再加上“鏈長製”,提升上下遊鏈條整合力,並以此打造優勢產業集群。
 
          ——短期“固鏈”,上下遊協同。根據“鏈條定律”,一根鏈條與它最弱的環節有著相同強度。因此,穩固產業鏈條競爭力,必須提升產業鏈上中小企業的協作配套能力。疫情最吃緊的時候,雙匯、三全、思念等龍頭企業全麵梳理產業鏈、精準打通供應鏈,一鏈飛架“糧倉和廚房”,這是河南複工複產奏響“春光曲”取得的重要經驗。
 
          ——中期“補鏈”,瞄準關鍵點。經過疫情考驗,河南樹立“產業鏈上缺什麽,地方就招什麽”的招商新理念,支持更多產品進入國內外先進供應鏈體係。比如,新鄉有白鷺化纖,鄭州有夢舒雅女褲,缺的是印染企業,夏邑通過建設印染中心,助力河南打造紡織、染整、服裝全產業鏈。隻有瞄準“鏈”上關鍵環節,有的放矢進行補鏈,才能有效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
 
          ——長期“強鏈”,戰略性整合。蘋果、特斯拉等跨國公司的成功經驗表明,誰能主導產業鏈條的整合,誰就擁有自主可控的先進製造業體係。然而,河南缺乏像華為、海康威視這樣的自主品牌領軍企業,阻礙了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疫情期間,安圖生物新冠病毒抗體檢測試劑盒拿到多國衛生部門授權,這家中國體外診斷行業的“隱形冠軍”,通過並購重組不斷整合技術、人才等資源要素,打造具有創新性、壟斷性、全球性的臨床健康檢測產業鏈。
 
          ——鏈長“鑄鏈”,贏得發展權。浙江、江西等省份的省級領導們又多了一個新身份:產業鏈鏈長。這個“鏈長”稱謂聽起來不大,責任可真不小,是一個打通產業鏈、促進上下遊配合和協調的關鍵人物。河南要抓好固鏈、補鏈、強鏈,關鍵要圍繞原始創新,以鏈長製為抓手“鑄鏈”,並在全國形成部分製造業領域的先發優勢。隻有當一個產業鏈是河南親手塑造出來時,河南才能控製產業的發展方向、技術的演進節奏,以及價值的分布。
 
          集群化融合融通——
 
          變“葡萄串”為高昂“龍頭”
 
          精彩的故事,總少不了曲折的過程和圓滿的結局。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千億級電子信息產業集群的發展曆程,就是一部可圈可點的產業逆襲史。
 
          本世紀初,在中國電子信息產業從東南沿海向西部轉移的過程中,河南想引進深圳富士康蘋果手機代加工項目。然而,當時河南沒有手機製造業和航空運輸業作為硬件支撐,隻有“人力成本較低、市場空間大”的基礎條件,卻“無中生有”借力富士康智能手機項目,迅速補齊產業和物流短板,成功打造電子信息千億級產業集群。
 
          這些年,河南已經嚐到了“招一個、引一串、帶一片”的甜頭,龍頭企業引領、眾多配套企業跟進,形成了產業集群的“葡萄串”效應。正如中國民航大學臨空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所說:“生產集群中的配套企業,你不讓它來,它都要想辦法搬過來。”
 
          產業集群係統製造能力具有“黏性”。這種“黏性”不是一個可以搬來搬去、隨時遷移的能力,而是一種越練越好的能力,需要的經驗門檻很高。蘋果公司產品從iphoness4到iphoness11不斷迭代更新,使得富士康鄭州工廠將更多的技術沉澱到自己的生產和周邊的配套企業上。
 
          同時也應該看到,當前河南一些產業鏈,雖擁有產值巨大的產業集群,但由於固化守舊已經讓利潤大幅下降,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亟待進行“二次創業”。為適應全球供應鏈重構的變化,河南從規劃、空間、機製等方麵謀求突破,將產業內的高度分工和規模經濟很好結合起來,產業集群從“葡萄串”變為高昂“龍頭”,在做大增量中促進產業結構升級。
 
          ——全球視野,規劃要有前瞻性。產業集群是個空間概念,河南的主要載體是產業集聚區。“部分入園企業占用了大量寶貴的土地資源,卻未對地方經濟發展和就業作出與之相匹配的貢獻。”一位長期觀察河南經濟的人士說。
 
          區域產業同質化嚴重、集中度偏低是根本原因。要避免這種情況,首先需做好前瞻性規劃,分工合作一定要考慮與沿海配套、和世界接軌,一定不能局限在河南一省範圍考慮。
 
          當前,河南結合中部發展趨勢、全國產業轉移、世界市場變化修編製訂產業規劃,構建“雙核引領、兩軸支撐、三帶聯動”的發展布局。所謂“雙核”,是指鄭州主核、洛陽副核;所謂“兩軸”,是指沿隴海發展主軸、沿京廣發展主軸;所謂“三帶”,是指沿黃創新和綠色產業發展帶、淮河流域現代農業和特色產業發展帶、漢江流域綠色產業發展帶。此舉將促進產業布局更優化、特色優勢更顯著、區域發展更協調。
 
          ——飛地經濟,打破行政區藩籬。唐河縣產業集聚區的香菇、竹筍等特色農產品深加工企業為擴大出口,有意“飛”入南陽臥龍綜保區。但是,該縣政府擔心企業會把稅收帶走,不願意放走企業……
 
          “飛出地”唐河縣和“飛入地”南陽臥龍綜保區經過協商,最終達成約定:10年內繳納的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市縣分成部分,兩地原則上按五五分配。這種“飛地產業鏈”的模式,將縣城的產業集群巧妙地攀附於鄰近大城市的資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過,要把這種產業集群合作引向深度發展,需要進一步打破行政區劃的藩籬。在現有產業集聚區的框架下,由縣域合作邁向市域合作,是產業集群發展的必然趨勢。因此,必須解決“行政區經濟”帶來的弊端,政績考核部門對跨區域發展的幹部考核應有一些新機製,將是否做好共同規劃、錯位發展戰略、產業發展結構性指標等納入對幹部的考核範圍。
 
          ——畝均稅收,克服規模化弊端。“畝均稅收”並非新生詞語,不過,或將成為2020年河南產業發展的熱詞。
 
          沿海看江蘇、浙江,土地開發強度已經接近了“天花板”,紛紛選擇了土地集約利用這一抓手,追求更高效益的發展;周邊看湖北、山東,跳出“攤大餅”的粗放發展思維模式,不以規模定標準,引導企業通過創新提高“畝產”。
 
          除了工業增加值、增長貢獻率等,今年我省產業集聚區多了一項考核指標——工業用地畝均稅收,提出要以“畝產論英雄”,克服規模化以量製勝的弊端,推動產業集聚區二次創業。
 
          “畝均稅收”“畝產論英雄”的核心是企業技術創新。“省外看昆山,省內看新鄭”的偃師,在產業集聚區建設中“領先一個身位”,注重引進培育技術先進、產品競爭力強的龍頭企業,發揮龍頭企業的吸聚帶動作用,以產業鏈條的最終產品建設精品園區。比如,分子篩龍頭企業建龍微納,借助國家級“大院大所”裏的院士、工程師的智慧,成功摘取分子篩“皇冠上的明珠”,攻克Li-LSX變壓吸附製氧分子篩技術難題,並在偃師產業集聚區建立起分子篩成型製造的全產業鏈條。
 
          生態圈共建共享——
 
          “樞紐”鏈接資源和市場
 
          “1億級人口規模”的體量優勢,如何轉化為計算產業的技術優勢?以5G和人工智能技術為主導的第四次工業革命,已經為河南揭示答案:製造業由單點突破轉向生態協同。
 
          何為生態協同?簡單地說,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
 
          計算產業新的“大航海時代”,華為麵向全國招募“生態合夥人”。河南與華為按照“1+3+N”的模式搭建“班子”。“1”為鯤鵬計算產業生態。“3”分別為鄭州的創新中心,負責軟硬件適配;許昌的生產基地,生產“Huang-he”服務器和PC機;新鄉的應用研發,開發自主創新的生態軟件。“N”為若幹家配套企業。“在這個大生態裏,所有的‘新物種’彼此需要,又相互成就。”黃河科技集團創新有限公司首席運營官周黎說。
 
          製造業有構建生態的“小氣候”,經濟界有營造生態的“大環境”。
 
          當前,中國經濟從“中心—外圍”結構變為一種“雙循環”結構,河南作為“全球超級工廠”的重要組成部分,製造業成為一個中介性“樞紐”,技術、組織形式以及生產邏輯發生演變,令經濟空間以各種方式突破區域限製,銜接起兩個市場和兩種資源。
 
          ——技術革命,5G賦能是張“王牌”。
 
          位於北京的河南大廈,河南省政府與中國電信集團、中國移動通信集團、中國聯合網絡通信集團、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舉行簽約儀式,共同推動河南5G網絡建設和產業發展走在全國前列。
 
          走在前列,就要製定可複製推廣的“河南5G方案”。利用人口大省、經濟大省、網絡大省的優勢,河南在全國第一個出台了5G產業發展行動方案,旨在“無中生有”,率先培育一條新興產業鏈:上遊是基站等通信基礎設施,中遊涉及網絡建設及運維服務,下遊則是多種多樣的應用場景及終端產品。利用這條新興產業鏈,再造數字經濟形態中的新型生產關係。
 
          在這個全新的形態裏,5G是實現資源高效分配的有力工具,將之前的“信息高速公路”升級為“海陸空”立體式的交通網,拓展物理世界和數字世界的通道,讓河南的區位優勢與雲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相互賦能,有助於造就一批新時代的獨角獸企業,完成重構產業鏈的使命。
 
          ——打破邊界,生態創新是張“基本牌”。
 
          一台出得“實驗室”、下得“市場”的樣機,既要有高校裏的基礎研究作支撐,又要有企業裏的應用研究來印證,還要“一個接一個”模製零部件。在中信重工創新研究院,科技創新是一個“拚圖式創新”的過程。
 
          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技術為特征的工業4.0時代,企業隻有重構生產組織方式和產業組織體製,變成一個“超導體”的形態,才能最大限度地釋放其應有的效能。“尊龍平台要敢於拆掉研究院的‘圍牆’,打造一塊集聚國內應用創新資源的‘飛地’。”中信重工董事長俞章法說。
 
          過去的科技創新往往是“單打獨鬥”居多,現在的科技創新則表現出一種開放性、係統性。在這裏,擅長某一環節的人各司其職,共同完成科技創新的整體操作,極大提升了中信重工從“實驗室”到“市場”的整體效率,形成了一種適應新工業革命時代大規模定製特征的自演進生態圈體係。
 
          ——係統變革,萬物互聯是張“關鍵牌”。
 
          丟失的物品可以自主呼叫主人,窗戶能感知風暴而自行關閉,廚房裏的食物擁有可溯源的識別碼,冰箱可以發出續訂牛奶的訂單……在漢威科技的展廳裏,“人與物彼此嵌入”的未來場景映入眼簾。這一切,都依賴於萬物互聯的傳感器。
 
          漢威科技是河南本土培育的一棵傳感器產業大樹。這家企業從傳感器零件供應商起步到提供智能傳感整體解決方案,“跨界”“超鏈接”是最鮮明的企業特征,拽動的是一張物聯網、產業互聯網的大網。
 
          從1G到5G,移動通信技術在香農定律的框架下不斷推陳出新。當4G的消費互聯網和5G產業互聯網通過移動設備連接起供需兩端,現有的生產、消費、運輸與交付體係將被顛覆,給社會和個人帶來前所未有的係統性變革。“總裝車間裏缺少哪些零部件,未來我直接可以在網上下單全球定製。”上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乘用車鄭州分公司總經理丁波說。
 
          消費升級,可以帶動產品升級;製造升級,又助力產品升級。河南年人均GDP已經突破8000美元,1億人口的高品質生活,正在形成一個比肩經濟體規模的消費大浪潮,集聚著製造業“從鏈到圈”進階的澎湃動力。
本站關鍵詞:中捷搖臂鑽床|中捷搖臂鑽|搖臂鑽床 z3050|搖臂鑽床
Copyright © 2002-2018 沈陽市尊龍平台鑽床廠 版權所有 電話:13390593190 地址:遼寧省沈陽市鐵西區北一西路
尊龙app 尊龙平台 尊龙人生就是博手机版下载 尊龙平台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